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皮皮卡丘

北极づ莜蓝

 
 
 

日志

 
 

男孩连裤袜捆绑  

2009-06-09 09:5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小伟,今年9岁,上小学4年级,是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大大的眼睛,红仆仆的脸蛋,一看就惹人喜欢。他兴趣爱好广泛,尤其是舞蹈体操之类的,更是从小就喜欢。今天是周末,上午他正要赶去少年宫上舞蹈形体课。他上身穿一件兰色T恤衫,下面是黑色短库,脚上穿白色运动短袜和一双普通球鞋。肩上背着他的书包,里面不是上学的书本,而是他今天上课要穿的体操服 。
约莫坐了30来分钟的车,小伟到了他上课的少年宫,那里已经有一些同学了。他直接走进了他的教室。教室就在一楼,是一间很大的舞蹈房,里面有几张垫子和一些器械。少年宫有规定,要保持舞蹈房的卫生,在里面不能穿普通的鞋子。小伟在门口坐下,把鞋带解开,把鞋子脱了下来,露出了穿着袜子的脚丫。脚上的袜子是昨天妈妈新买的,不算很厚,上面有朴素的竖条纹,不过好象有些大,前面包脚趾的部分有些褶皱。
就这样,小伟光着脚踩在舞蹈教室的木地板上,感觉凉丝丝的。正在这时,后面有人来了。小伟一看,原来是同伴小军,他也是来练习舞蹈形体的,比小伟大半岁,长的也比小伟高一些,黝黑的皮肤,看上去很健康。看他穿了跨栏背心和短库,但裤口好象太靠上了,连大腿的1/3都不到,一抬腿都要露屁股了。小军也把鞋脱了。再看脚上,穿着高筒白袜,袜筒一直到膝盖,看上去要比小伟的袜子合适多了,袜子合适地套住了脚丫,前段包出了五个脚趾头的形状。两人互相打了招呼,一起到舞蹈房旁边的一个屋子里去,那是男子更衣室。
虽然小伟和小军都是男孩,但这个少年宫要求同学们都要穿统一样式的体操服,所以男女同学的着装差不多都是一样的。小伟从书包里拿出了他带的衣服。先是一件白色的紧身衣,兜住裤裆的那种,然后是白色的连裤袜,微微有一点透明,但很结实,不至于轻易被刮破。
要穿上它们,就要先穿下身,才能把上身套进去。于是小伟把自己黑色的短库脱了下来,把它放回了书包里,站起来,把连裤袜整理平整以方便穿上。这时,小伟身上只穿了内裤和一双袜子。小三角裤衩要比袜子合适多了,不大不小,白色的,能和一会要穿的一套舞蹈服容为一体。小伟坐下来,开始穿连裤袜。他先把袜子都篡到裤口,套到脚上,再一点一点地往上拉。很快,袜子就把小伟的下半身套了起来。腰的附近由于穿了白色内裤的缘故要显得比下面更白一些,而小伟洁白的皮肤更始和连裤袜亮晶晶的白色融为了一体。
穿上身显然要比穿下身容易,但由于是紧身衣,所以穿起来稍微有一些费力。小伟先把脚伸进衣服的两个裤洞里,再用手往上用力拉,最后再分别把肩膀部分整理平整。服装算是穿着完毕,平日干净俊俏的小伟现在越发漂亮,倒有些象个小姑娘了。上面大领口的白色半袖紧身衣把小伟的上身裹了起来,裆部也因恰到好处的松紧度显出小小圆滑的突起。下面穿连裤袜的腿也显得越发修长。一身白色的舞蹈服把一个9岁小男孩苗条优美的身材完美地勾勒了出来。
和小伟麻利的动作相比,小军就显得慢吞吞的了,而且还有些害羞,自己跑到旮旯里换衣服。他也是先脱掉了背心和短库。这时小伟才发现小军穿的也是白色的小裤衩,这和他黝黑的皮肤形成了对比,但穿在身上的确很好看。此时,小军身上仅穿了内裤和长筒袜,身资很是动人。小伟看的有些呆了。小军把长筒袜也脱了下来,开始穿下身的连裤袜。可笨手笨脚的他却怎么也穿不好,只得红着脸来叫小伟帮忙。小伟当然爽快地答应了。
小军先把袜子的下半部分套在脚上,然后小伟和小军两个人一人拉连裤袜的一边,慢慢地把它拉到了小军的腰部,最后小伟又帮助小军把它整理平整。他用手从脚踝一直到裆部捋了一遍,以便把连裤袜尽量弄的平整一些,可最后不小心碰到了小军的小弟弟。小军急忙害羞地捂住那儿:“哎,干什么!”
“对不起,是我不小心。”小伟连忙解释。
小伟又帮小军把上身穿好。此时平时淘气的小军看起来也一副文文静静的样子,身体被一身紧身的舞蹈服包裹了起来,黑色的皮肤和洁白的舞蹈服搭配在一起,别有一番优美。尤其是小军的腿和脚,在白色微透明的连裤袜里,中和了健康的黑色,又把本来就很漂亮的腿和小脚丫,束缚的更加标致幽雅了。
这样,两个人都穿戴完毕。看着和平时穿着大不相同,穿着男孩平时很少穿的紧身衣,连裤袜,两个小男孩都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兴奋。两人一起走进了舞蹈教室,脚上都没穿舞蹈鞋。小伟不穿,一是因为舞蹈教室的地板一直很干净,即使上一天的课,再看看脚心,洁白的袜子上也不会有一点污迹,二是因为舞蹈鞋的鞋底非常柔软,穿上它和穿着袜子采地的感觉几乎是一样的,所以小伟宁肯光着脚,来感受脚丫和地面的接触。而小军纯粹是因为忘了把舞蹈鞋带来,才不得不光着脚的,所以走路时有些蹑手蹑脚,不太自然。其实老师并没有规定是否非要穿舞蹈鞋。同学们的服装要求是要展现出他们的形体美,穿舞蹈鞋只是要更好地保护同学们的脚,不穿的话才更能体现出人体脚上的优美的线条,所以有些同学一向没有穿舞蹈鞋的习惯。

这时,班上其他的同学也都来了,他们三三两两地进到更衣室里换衣服,都是平常地穿着进去,出来时身上都穿着紧身衣袜,显得苗条俊俏了许多。一个男同学来的时候就已经穿着舞蹈服了,上身虽然看不出来,但下身穿着短库,白色的连裤袜就露在了外边,脚上还套了一双白色短袜。不知道他一路上有没有害羞的感觉。等大家都换好了衣服,老师也走了进来。她让同学们都站好队。整队的是舞蹈班的班长小莲,是个女同学。她也是一身白色紧身衣袜,有所不同的是她的紧身衣上多了一到裙摆,是专门给女生穿的衣服。她大大的眼睛,扎了一条马尾辫,系红色的发带。右脚脚腕上还系了一条红色的脚链,和边上洁白的袜子比起来,显得越发鲜艳。小伟发现,小莲的脚上也没穿舞蹈鞋。但其实她带了,只不过不想穿而已,如果老师非要求穿,她也可以再换上。

班上20来个10岁左右的男孩女孩开始上课了,他们都穿着洁白的舞蹈服,大部分光着小脚丫,和老师一起进行形体舞蹈的训练,把儿童身材和性格上的特有的美丽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构成了如画的美妙景象。

绑架

小伟,小军和小莲平时就是要好的好朋友,三个人经常一起玩。他们都非常喜欢上舞蹈课。原因除了他们都喜欢跳舞外,更重要的是他们都喜欢少年宫发的这套舞蹈服。他们觉得全身被舞蹈服,连裤袜紧紧地束缚起来的感觉很好,他们也喜欢欣赏彼此被舞蹈服束缚起来的儿童身体的线条。尤其是下半身的线条。尽管小伟和小军是男孩,但他们并不在意穿男孩子们很少穿的紧身衣;尽管小莲是女孩,她也不介意成天和两个男生玩在一起,三人平时滚在一起,搂搂抱抱的时候很多。

他们还喜欢玩特殊的游戏:捆绑。找一个家里没人的时候,三人聚在一起,一人从家里找一条绳子,选出一个人当俘虏,其余两人负责把他捆绑起来。小孩子没劲,又不会捆,经常是把三条绳子胡乱的往人身上一缠,两个人一人拿绳子的一边,使劲向相反的方向拉,如此反复几圈,就算捆好了。负责捆绑的两人会在一旁看着俘虏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却决不帮忙。而被捆绑的人则拼命挣扎,扭动着身体,手在身体两旁不断地摸擦,脚底下不听地乱蹬。这样不一会儿,身上的绳子就会被挣开了。之后,会换人被捆绑,最后知道三人都被绑过才肯罢休。但由于他们捆的不好,每次都觉得不起劲,老是抱怨别人捆的不牢靠。但他们决不会想到,今天的事情是他们永远不会忘记,既让他们兴奋又让他们害怕的危险经历。

经过一天的练习,同学们都要回家了。大家都到更衣室换好了普通的衣服,从门口众多的鞋子中找到自己的一双,穿上回家去了。教室里只剩下小伟,小军和小莲几个,他们是今天的值日生,要负责把大家用完的器具摆放整齐。三人有说有笑,打打闹闹,约好了一会儿去谁家玩,玩的内容当然还是捆绑俘虏了。而且今天刚好穿着他们喜欢的舞蹈服(他们最喜欢穿着舞蹈服来捆绑),一会儿就不用换衣服,直接套上外衣就可以走了。两个男孩有些犯嘀咕:女生穿连裤丝袜没关系,男生让人看见了多不好,心里想着,却没说出来,因为他们想玩的更尽兴一些。

收拾完了,小军和小莲要把一些东西放到办公室去,留下小伟做一些收尾工作,小伟答应了,便一个人留在了舞蹈教室里。

一会儿,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子,头戴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再加上一副大墨镜,把大半边脸都罩了个严严实实。上身是黑背心,上面印着骷髅头的图片,手里领着一个大麻袋,下身穿着牛仔裤,脚上穿着黑皮鞋。黑皮鞋?进这里没脱鞋可不行!小伟看到那男子没拖鞋就进来了,遍上前劝道:“叔叔,你进来是要脱鞋的,不然这里该被弄脏了。”男子看到屋里只有一个说话童声童气,只穿着舞蹈服的瘦弱的小男孩,嘴角里露出一丝笑意。“小朋友,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边说着边注意到眼前这个小男孩俊秀的面庞,苗条优美的身材。“对这里暂时只有我一个人,不过我的同学一会儿就回来,你要找谁呀?”小伟天真地问。

见只有小伟一个人,那男子刹时露出了凶相。他二话没说,向小伟伸出了大手。小伟看形势不对,想大声叫救命,但马上被男子用手捂住了嘴,他想挣扎着跑开,胳膊却被男子另一只强壮的手臂死死地卡住。不容小伟多想,男子立刻把他推倒在了地上,压在身下,并用最快的速度抽出原来卡小伟的手,从兜里那出一卷建筑用胶带,一边咬在嘴上,用力一扯。嘶啦地一声,胶带被扯开了,小伟的嘴也很快被胶带强大的粘和里粘在了一起,他拼命想张开嘴喊人,但上下嘴唇已经被牢牢地粘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张开,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别出声!再出声老子一刀捅了你!”男子威胁到。小伟被他这么一吓,大气都不敢喘,哪里还敢出声呀!男子把小伟挣扎的双手使劲一扭,扭到背后,抽出一条绳子来就往小伟的手腕上捆。此时小伟的挣扎反到减弱了。不知为什么,小伟的心理很矛盾,他明明知道遇到了坏人,而且他现在想把自己捆绑起来,一旦如此,自己手足被缚,就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形势十分危险,但他的挣扎却越来越弱,好象是故意让别人把自己捆绑起来似的,倒是那男子心里也在纳闷。“如果把歹徒激怒,反而对自己不利,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小伟这样对自己说。没有了小伟的挣扎,男子很快就把小伟的手腕捆了起来,他先把小伟的两只手腕并在一起,在用绳子在手腕上绕了三,四圈后勒紧,又穿过两只手腕的中间使劲地绕了两圈,并打上死结。然后,用基本相同的方法把他的脚腕也捆绑结实。到此为止,小伟已经完全掌握在歹徒的控制之中,手脚都被绳索捆绑,在加上害怕和其他因素,不敢挣扎,动弹不得了。

最后,男子把小伟装进了麻袋。在最后进入麻袋的一瞬间,小伟看到了两个人影从楼上走了下来。“是小军和小莲!希望他们能看到,把我救出去!”小伟的希望完全在他们两人身上。但男子似乎也发现有人来了,边加快动作,赶忙把小伟塞到了麻袋里,把袋口系好,扛在肩上,快速溜出了舞蹈教室,并沿着树木和楼房墙壁中间的土路,绕到了少年宫的后门,那里有接应他的一辆面包车。那男子把麻袋抱上车,说了句“一切 OK”,车便一溜烟开走了。

押送路上

四周都是黑糊糊的,见不到一点光亮。小伟蜷缩在麻袋里,感觉难受极了。现在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如果歹徒把他卖了怎么办?如果只是绑架,要到钱后把他杀人灭口了怎么办?如果他要把他身上的器官割下来卖给别人该怎么办?他越想越害怕,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动了一下,立刻感觉到头上被重重地打了一下。“别动!不想活了你!”那是歹徒的声音。小伟更害怕了,他后悔刚才没有反抗,没有挣扎。他自己承认平时是爱和同学互相捆着玩,但那毕竟只是玩呀。可现在他手脚都被捆绑着,又被放在麻袋里,处境实在是太危险了。

过了一段时间小伟试着动了一下。歹徒没什么反应,大概在车上睡着了。小伟决定要给自己解开束缚,和小军,小莲玩的时候,每次他都能轻易的挣脱绳索。他动了动手臂,手腕是被反绑在后面的,在麻袋里看不到是怎样捆绑的,但捆的确实很紧。小伟想两手往相反的方向使劲拉开绳子,但绳子和手腕之间没有一点空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想要这样撑开绳索是不可能的。小伟又用两个手腕来回摸擦,想把手从绳套中抽出来,这样好象起了一些作用,两只手确实能来回动1,2公分,但要想抽出去也是行不通的,因为在横着捆绑双手的绳索的中间,还竖着绕了两圈。这样手就象被手铐铐住一样无法挣脱。但这样捆比手铐更牢靠,因为它比手铐更贴近手腕,是紧勒在上面的,而且也没有手铐中间的一段铁链,可以说手是完全无法动弹的。而麻袋里又没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可以磨断绳索,小伟算是放弃挣脱手部捆绑的念头了。

手是无法挣脱了,可脚呢?小伟想腿总比胳膊有劲,何不试试?于是他用力蹬了蹬两腿。膝盖部分还是可以活动的,但脚腕还是被绳索紧紧地附着着,无法动弹。小伟越来越着急,蹬的也越来越使劲。这下可惊醒了歹徒。他狠狠地打了小伟一拳,痛的小伟直想叫唤。“呜~呜”可嘴还是被封着,叫也叫不出声音来。再度安静下来,小伟想了想自己的处境,手被反绑,脚腕也被紧缚,嘴又被胶带封着,身体也在麻袋中,而且歹徒就守在旁边--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逃掉的。这下小伟可真的绝望了。被闷在麻袋里这么长时间,嘴被堵,只有鼻子可以呼吸,又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小伟感觉到有些虚弱,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阵清新的空气把小伟从睡梦中唤醒。小伟睁开眼睛,四周还是黑蒙蒙的,但呼吸顺畅多了,身体也能自由活动了,但手脚还是被绑着。原来歹徒看麻袋里好久没动静,怕把孩子闷死,便把麻袋解开,又把小伟的眼睛蒙了起来。这下小伟感觉舒服多了,但觉得好象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腿上爬来爬去,好象是人的手,是歹徒在摸他的下体!那男子刚才惶惶张张,也没注意,现在到车上了把麻袋解开才开始仔细地观察小伟,在汽车后坐上躺着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虽然眼睛和最都被蒙着,但依然可以看出几分秀美;额头上的几滴汗水把头发贴在的皮肤上;而他身上穿的还是练功时的舞蹈服,紧身衣紧贴着肌肤,身体的曲线和光着身子没什么两样,多了这洁白的衣服倒显得多了一分美丽;双手被捆在背后,胸脯自然地挺了起来;两手的手腕紧贴在一起,被绳索束缚的地方有几道轻微的勒痕,手指自然地弯曲着;而腿上的微透明舞蹈连裤袜里,朦朦胧胧地头着孩子白栈的肌肤;脚上没有穿鞋,薄薄的袜子束出了小脚丫优美的曲线,前头五个脚趾象套着丝袜波浪一样,和谐地起伏着,在加上几道绳索紧紧地捆绑着脚腕,展现在眼前的景象已经让那男子看呆了。

他忍不住轻轻地抚摸起小伟的秀腿,直到看到两腿间被连裆的紧身衣束出的突起,就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呜!!呜~~呜!!!”小伟不知道他要干吗,只觉得下身痒痒的,有感觉有人摸自己的小弟弟,边拼命挣扎起来,左右翻滚,还用脚胡乱踹一通。

“别多事儿!要玩呆会儿有的是时间!”驾驶座上传来了声音,那男子立刻收手了。小伟这才平静下来,但他心中又多了一分害怕。

车开了大概有几个小时了,路面越来越颠簸,看来已经从城里开到农村了。又开了一个小时,车终于停了下来,小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知道一旦车停下来,就到了决定他命运的时刻了。男子把小伟的蒙眼布摘了下来。小伟过了好一段时间才适应了周围强烈的光线。“到了这,你即使看到东西也没用的。”那男子说着,连堵嘴的胶带也从小伟嘴上撕了下来,胶带的粘里很强,但男子一使劲,一下子就撕开了,痛的小伟眼圈都红了。“告诉你,这里方圆十里地都是我们的私人场所,都不会有人,你要是想叫你就叫,反正没人会听的见。

透拖车窗,小伟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车是停在一座小山的脚下,周围都是空阔的麦田,前面不远处就是通向山顶的台阶。小伟还想多观察一会儿,可男子就把他从车做上领了起来,给他解开了脚腕的绳子。小伟暗自高兴,心想只要脚上没有束缚,就可以逃跑了。但他这天真的想法立刻化为了泡影。男子拿了一条更长一点的绳子把小伟膝盖上方又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小伟的膝盖被牢牢地并在了一起,和刚才正相反:脚腕能自如地活动,而膝盖却又失去了自由。其实这也不完全正确,因为男子又拿出了一副手铐,铐在了小伟的脚腕上,中间的铁链还不到20公分。这可不是玩具手铐,是真正警察用的手铐,本来是给罪犯的手铐起来用的,但铐在小伟这9岁小孩的脚腕上--不大不小正合适!

“你…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要把我带到哪儿去!”这么长时间,小伟第一次开口说话。“问那么多干什么!赶快下车!!”男子没有理会,恶狠狠地说。“赶快上山!” “可,可我的手脚都被捆着,怎么走路啊?”小伟眼里含满了泪珠,他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手脚被捆,还要被强迫走路,还是要走山路。

“给你带上脚镣就是让你自己上山的。”男子冷笑了一声说,边说边把小伟搡下了车座。“可我还没穿鞋哪......这让我怎么走啊。。。”小伟难过的都快哭出来了。“那我可就管不着了,嘿嘿…”男子得意地小着推着小伟下了车。小伟的脚刚一着地,就感觉到凉飕飕的,不禁抬了一下脚,可两脚中间的铁链太短了,一只脚刚抬了15公分,便拉的另一只脚的脚腕生疼,还差点没摔倒。就这样,小伟的手被绑在身后,脚上带着“脚镣”,膝盖上捆着绳子,走路只能靠膝盖以下的小腿,由于脚上脚镣的关系,每步只能迈一点点的距离,迈着小碎步,一点一点艰难地往山上走。由于手被绑着身体很难保持平衡,有好几次都险些摔倒,但都被身旁的男子和司机服了起来。而且每次过后他们都很开心的样子。任凭小伟怎么哀求,怎么保证他决不会逃跑,他们也不肯给他解开绳子和锁链,仿佛故意要看他笑话似的,残忍地把精疲力尽地小伟赶上了山顶。

又走了一段下坡路之后,映入小伟眼帘的是一幢3层别墅,周围被绿树环抱着,在加上是在这山的里面,显然是一处十分隐秘的处所。

紧缚全身

小伟被两个人带进了屋里。这别墅从外面看虽然很豪华,但内部却没有装修,很一般。小伟来不及多看,就被架进一间很小的屋子。男子把他使劲往前一推,小伟无法保持平衡,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而他几乎全身被绑,想翻身都很困难。出乎意料的是,歹徒竟然过来,把脚上的脚镣打开,解开了小伟膝盖上的绳子,最后连手腕上的绳子也给解开了。小伟这才感觉到手腕被绳子绑了这么上时间,已经有些疼了。

“现在让你松快松快,好戏还在后头哪!”歹徒说完走出了屋,使劲把门撞上,又在外面上了锁。现在小伟虽然手脚都自由了,可又被锁在了5平米不到的屋子了,四周也没有窗户,想逃跑肯定又是不可能的了。一个人的小伟感觉更害怕了,他想到了家人,老师,同学,又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由得哭了起来。在这里,即使他哭多大声音,都不可能有人会听见。小伟就这样一个人哭啊,哭啊,直到自己哭的没劲儿了,累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有多长时间,小伟感觉到身上一阵疼痛,原来歹徒又回来了,把自己给踹醒了。他张着惊恐的眼睛看着歹徒,想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但歹徒不说话,抱起他,把他带到另一间屋子里。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小伟害怕的想叫唤,可他知道,无论他怎么叫,歹徒们都不会理会他的,所以他沉默着,也不哭闹,默默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男子把他扔到床上,从床底下拿出一条绳子。“天啊,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又要捆我吗?”小伟想。男子把小伟反身放在床上:“把手背过来!!”他恶狠狠地说。小伟不敢不从,乖乖地把手背到了背后。男子这才开始捆绑眼前这个相貌俊俏,身材又好,还穿着洁白舞蹈服和连裤袜的小男孩。他把小伟的胳膊在背后摆成U字形,并开始用绳子用力地在小伟的两个手腕上缠绕,把它们并在一起。他缠绕的相当用力,比刚才捆小伟的时候用力多了。小伟毫无准备,一下感觉到手腕被勒的生疼,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歹徒却毫不理会,继续捆绑小伟。在横着绕了大概5,6圈以后,男子又象刚才一样,开始在手腕中间的两道绳子上竖着缠绕,他捆的那么使劲,以至于原本在手腕两边的5,6到绳子都被捆的碰到了一起。这样的绳子在中间又捆了3道。这样小伟的手腕就又牢牢地被绳索紧紧地捆在了一起。整个手腕被三道手腕之间的绳子和外圈的绳索死死地卡住,无论横竖,想要动一动都是不可能的。小伟这才感觉到来自手腕强大的压力,他感觉手腕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象要被绑断了一样。 “我的手!动…动不了了!”虽然不可能得到任何怜悯什至答复,小伟还是禁不住喊了出来。

歹徒当然不会有任何反映,小伟被绑的越疼,他越难受,自己就越高兴。他又开始捆小伟的双脚了。他拿出了另一条绳子。小伟由于疼痛的缘故,肌肉紧绷,小腿翘起了老高,脚趾都绷了起来,套在脚上的丝袜也被撑开了一些。男子把他的脚按了下去,用绳子在小伟的脚腕上捆了起来。那真是往死里捆啊,每一下都那么使劲,绳子已经嵌进小伟脚踝的肉里,脚上的连裤丝袜都被勒的起了褶皱。以防万一,男子在脚上捆的圈数被手腕上的还要多。1公分宽的绳子从脚踝密密麻麻地一直捆到小腿1/3处,每一圈都捆的非常紧。接着和手腕上一样,开始在中间绕圈。由于两腿之间已经被捆的没什么距离了,所以想在中间插进一条绳子都很困难。但歹徒不顾小伟的感受,硬是在中间绕了3道绳子,又狠狠地勒紧。他勒的非常使紧,刚才还到小腿1/3出的8道绳圈被强行往下勒了3公分。这么紧的捆绑,捆的小伟的脚腕火辣辣地疼痛。

可歹徒看还不满意,看到脚腕比手腕捆的更紧,更结实,他把小伟的手腕松开了一次,接着马上又捆了起来,而且还在小伟的两个手肘部又进行了加固捆绑。小伟的手在背后是U形的,这样两个手的小臂是并在一起的,一开始只捆了手腕,而这次整个小臂都被狠狠地捆了起来。从手腕到手肘都是一动不能动的,只剩下大臂可以前后移动一点距离。这下小伟感到更难受了,他的手脚都被绳索横竖多道绳子捆的严严实实,没有丝毫空隙,好象手脚都不是自己了的一样。

“疼,疼…叔叔,你给我松开吧,我不跑,真的!”小伟疼的不行了,苦苦哀求。“要不,你们把我捆着也行......就是捆的松一点,行吗?求求你们了,捆的松一点就行!” 看到小伟被捆的这么难受,俊俏的面庞因痛苦都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男子感觉到更兴奋了,竟然笑出了声来:“哈哈…小东西,你难受吧?疼吧?那就对了,你越难受,我越高兴!你长的这么漂亮,我怎么能不把你捆绑起来呢?!”说完,男子又笑了一阵,“对了,我差点忘了说,小男孩穿这身衣服,还真他妈性感呢!哈哈......”又是一阵狂笑。

小伟听他说这话,羞的脸都红了,他知道这男的专门喜欢自己这么大的小孩。可他并不知道非要把自己捆绑起来不可。小伟原本以为捆绑就算完了,可男子又抽出一根更长一点的绳子来。“来吧,小宝贝儿…”说着,他把小伟抱了起来,让他跪在床上。刚才男子抱他的时候,他的头就搭在男子的肩膀上,本来他想一口咬住他的耳朵的,但一想自己手被捆在背后,脚也被绑着,而且对方还有一个人,把他们激怒了,不知又会招来什么样的惩罚,就忍了回去。

男子开始用绳子在小伟的身上绕圈了,原来他是想把小伟的胳膊和身体捆在一起。可他并没有直接用绳子把小伟的两只胳膊和身子捆在一起,而是先把小伟的身体和一只胳膊用绳子捆在一起,就象捆手脚时一样,只不过双手变成了胳膊和身子。捆绑的时候,男子怕不够牢靠,把另一个人叫了来,帮助他捆绑。其中一个先把小伟的身体和一只胳膊捆在一起,然后他们俩一人拉绳头的一边,往相反的方向使劲拉动,如此反反复复地捆了 5次。就这样男子用5到绳子把小伟的胸部和一只大臂固定在了一起,而且还在身体和手臂之间做了纵向的加固,竖着又捆了3道,如此一来,胳膊就和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了。他们用同样的方法又把小伟的另一只胳膊和身体捆在了一起。这时小伟感觉到胸部被勒的死死的,连呼吸都非常困难。绳子把小伟的肋骨勒到了最小程度每扩张一次都非常苦难,每一次艰难的呼吸都会给胸部带来剧烈的疼痛。小伟想用胳膊把胸前的绳子撑开一点,但哪里能动的了!自己的整个上身都被绳子牢牢地捆了起来:小臂被绳子捆在了一起,无法动弹,而大臂又和自己的躯干捆在了一起,也没法活动,上身已经被捆成了一个整体,想要动哪一个部分都是妄想。

但这还没有结束,男子又拿出了一根绳子,这次的目的是要让小伟的唯一还能活动的腿部也不能动弹。小伟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一边拼命地喊:“别,别了…!”一边徒劳地踹着并在一起的小脚丫,但男子毫不在意,他用绳子又把小伟的膝盖也捆了起来,方法和前边一样,也是横着捆完后,再在中间竖着捆几到加固。大腿部分的肉较多,捆完以后,绳子已经深深地嵌去到小伟的肉中了,每两道绳圈中都可以看到被绳子勒出来的肉,腿上穿的白丝袜在靠近绳索的地方也被肋出来皱纹。这样小伟的全身只有大腿和小腿的连接处,上身和下身的连接处,也几就是只有膝盖和腰部可以活动了,其他地方都被绳索紧缚着。

捆完了全身,男子看来要做一些收尾工作了。他拿出了几跟短小一点的绳子,把小伟身上其他一些地方,比如两只小腿之间又做了些捆绑以加固。虽说是收尾,但捆绑的一样认真,绑的和前面一样紧。男子在小伟的腿上从脚踝到大腿根又狠狠地绕了十来到绳子,但无法做中间的加固;然后又和另一个人把小伟的上身连两只胳膊带躯干用长绳使劲地缠绕了一遍;最后,也是让小伟最为绝望的一点就是,他们又用几跟更细更短的小绳索把自己的十跟手指也对捆在了一起,先是一对一:拇指对拇指,食指对食指地捆绑,然后在把每个手的五指捆在一起,最后是两只手的是个指头一块被缠了起来。原本他还想等他一个人的时候用手指替自己解开绳索,现在看来,连这一点希望也不存在了。

小伟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被紧紧捆绑的身体,小臂无法活动,大臂又被紧紧地夹在躯干两侧,双腿也因为脚踝,膝盖,大腿以及整个十几倒绳索死死捆绑着更本无法分开,就连手指也被绑在了一起,身体每个部位想动一下对自己来说都是奢望,现在自己是上了贼船,无论如何是下不去了。


浑身疼的要命,可小伟却不敢喊出来。他自己怎么也不能相信,刚才还在少年宫的舞蹈教室里高高兴兴上课,现在怎么落到了这种境地,他连舞蹈服还没来得及换,连鞋子都没穿。舞蹈服又是紧身的,如果不是白色的,穿起来跟光着身子没什么两样。脚上穿的还是一般男孩子不穿的白色连裤丝袜,一想到刚才歹徒在车上的行经,又想到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绳索紧紧地捆死了更本无法反抗,小伟心里是又害怕,有害羞。他想挣扎,但绳索把他勒的都透不过气来,哪里还有挣扎的力气。小伟在床上不断地扭动着身子,想以此来减轻绳索对皮肤的压力。手被完全固定住了,无法活动,他就用整个上身在床上磨蹭着,连头都跟着一起摆动;被从上到下捆了个结实的腿也胡乱地蹬踹,可无论怎样,那几十道仿佛长蛇一样的绳子还是紧紧地粑在小伟的身上,而且,他身上的紧身舞蹈服也加强了这种摸擦力,使他更难摆脱绳索的缠绕。

而那男子看着小伟在床上不断地扭动,挣扎,嘴里露出一丝坏笑。他凝视着小伟,看着他俊秀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看着他娇小瘦弱的苗条身体被绳索紧紧地束缚起来,不断地扭动,听着嘴里不断发出的虚弱的喘息声,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小伟的脚上。那是怎样一双脚啊!纤细的小脚丫外面套着一曾薄纱般的丝袜,颜色是洁白的,五个小脚趾因身体挣扎的缘故也在里面动来动去,双脚脚腕被牢牢地定在一起,小脚丫无力地并拢着,不时还左右动一下......这一起都让男子看的入迷了。看着看着,他的手上了去,开始不断地抚摸小伟洁白的小脚。小伟感觉到脚心痒痒的,低头一看,却看到歹徒正在玩弄自己的脚丫,就大喊了起来:“你干什么!叔叔…别…求,求你了,我已经捆的很难受了......这样......”男子冲着小伟笑了一声,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小球,比网球要小一圈,两边还有两条皮带子。他把小球塞进了小伟的嘴里。小伟的小嘴立刻被小球撑了起来,舌头被压在了小球的下面,没法说话了“呜!!!呜~~~!!”小伟想用舌头把小球顶出去,他想说“叔叔,我不说话了,你别堵我的嘴了…”但舌头还没来得及用劲,男子就把小球两边的绳子拉到小伟的头后“啪”地一扣,小球就被牢牢地固定在小伟的嘴里了。小伟无奈了,他现在是想动动不了,想说也说不出来,只能完全任凭歹徒的蹂躏了。

男子看一起都就绪了,让小伟趴在床上,继续抚摸起小伟的脚来,一会儿,抚摸变成了揉搓,最后男子把脸贴了上去,在小伟的小脚上蹭来蹭去。小伟拼命此时羞愧难当,拼命地挣扎起来,但腿被歹徒压在身下,上身又无法动弹,也只能无奈的发出呜呜声。一会儿,小伟觉得脚丫变的奇痒,原来是男子在抚摸小伟的脚心!小伟平时最怕人挠他脚心了,那是他全身最怕痒的地方。而现在,歹徒把他弄的奇痒无比,痒的他疯狂地摆动着身体。可一个9岁小孩能挣的过一个成年人吗?男子看小伟的反映这么强烈,挠的更起劲了!他用身体压住小伟的腿,由于是趴在床上,小伟现在既不能左右翻滚,也不能前后移动,只得拼命地抬动上身!“呜!!!呜!!!”小伟叫的撕心裂肺,豆大的汗珠从皮肤里渗了出来,手脚虽然被绳索紧紧捆绑着,但由于非常难受,还是不断地扭动着,绳索在皮肤上的勒痕更明显了,手掌也涨的红红的。小伟双眼紧闭,上身不停地扭动,下面透过连裤丝袜可以看出小伟的脚趾也在拼命地篡动。但这样并不能减轻小伟的痛苦,他痒的哭了出来。

挠了一会儿,歹徒终于停了下来,此时,小伟身上已被汗水浸透了,连裤袜紧贴在皮肤上,被水浸过,变的更加透明了,什至可以看到小伟大腿白皙皮肤里的血管!男子把小伟翻过来,小伟双眼无力地睁着,嘴里喘着粗气,还被里面的小球撑的老大,口水都流了出来。男子给小伟擦了擦嘴,座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这个被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小男孩。突然,他猛然扑了上去,把小伟全身都压在了身下。小伟又惊又怕,呜呜地叫了好几声。歹徒把小伟抱在了怀里,把腿叉开,身体在小伟的身上不停地磨蹭着。尤其小伟的小鸡鸡,被歹徒用自己的私处使劲地摸擦着。然后歹徒用腿夹住被捆在一起的小伟的双脚,一只手搂住小伟的脖子,一只手伸到下面,捏住小伟的小弟弟,在手里不停揉搓,并在小伟的脸上狂吻起来。

小伟虽然感觉到非常羞愧,但不知为什么,他的身体,尤其是下身感到了一股爽流涌遍了全身,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非常刺激。嘴里也不由得发出了喘息声,挣扎也减弱了。男子看到小伟有这种反映,手上揉的更起劲了,腿也夹的更紧了。他的一只手抚摸着小伟被绳子捆的不成样子的上身,一手揉捏着被连裤袜,连裆舞蹈服和内裤三层性感衣物包裹起来的小伟柔软的尚未发育的小鸡鸡,嘴上吻着小伟的脸蛋,感觉好极了。

就这样小伟被歹徒压在身下,无情地蹂躏着。他自己虽然感到很害羞,但也因为某种奇怪的刺激感觉停止了挣扎,两人在床上的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20分钟。然而接下来,更另小伟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绳虐

过了大约20分钟,那男子突然从小伟身上抬了起来,什么都么说,自己一个人出去了,留下了小伟一个人躺在床上。小伟的手脚已经开始发麻了,但他仍然停留在刚才的回忆中,他觉得刚才自己的下体非常舒服,正想在持续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那男子却突然走开了。

10 分钟后,男子重新回到了屋里,换了条裤子。他来到了小伟的身边,问道:“怎么样,舒服吗?”小伟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要说舒服,确实是真的,可他毕竟不是好人,小伟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只是红着脸,不做声。男子仿佛看出了小伟的心思,说道:“没关系,我知道很害羞。你长的非常漂亮,每个人都会喜欢你,他们都想把你抱在怀里,只不过他们都掩饰自己而已。你看,你今天穿的这么漂亮性感,叫我怎么忍的住呢?”别人夸小伟漂亮,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且自己也很喜欢穿紧身的舞蹈服和连裤袜,但被别人称做性感,让小伟的脸更红了。男子看到小伟红扑扑的脸只是笑。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的是那个司机,后面还有两个孩子。“老大,车的后备箱里发现两个小鬼!”说话的是刚才的司机。小伟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两个孩子原来是小军和小莲!他们的被两个人架着跪在地上,嘴里都被塞了毛巾,说不出话来。小伟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小军和小莲看到小伟满身大汗躺在床上,浑身被捆的象个粽子,也吃惊不小,但他们的最都被堵着,都说不出话来。

“这两个小兔崽子乘怎么不备躲进了车里,可自己又把门锁上了,出不去。刚才我听见车里有人又哭又叫,打开门一看,才发现了他们。”“哼!胆子到不小!是你把他们引来的吧!”男子瞪了小伟一眼。小伟急的直摇头,身体也扭了扭。“不过,这两个小孩也满标致的,嘿嘿…就也一块儿留下来吧!”男子看小军也是个标致的小男孩,而且旁边还有小莲这么个漂亮的女孩,顿时起了坏心。小伟看到男子的表情,知道小军和小莲的命运估计和自己差不多。“好了,咱们得把他们仨关起来,就用那种方法…”男子怪笑了一声,向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便把小伟抱了起来,把他和其他两人带到了另一间铺着地毯的房子里。

到了屋里,歹徒照常把三人的手脚都松了绑,嘴里的东西也都拿了出来,就走开,把孩子们锁在了房里。三个小伙伴终于又在一起了。“我们看你被带走了,很担心,所以就跳上了车,可谁知会自己反锁进去!”小莲说。“没错没错,”小军接着说,“我们太着急了,你看我们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跑出来了!”小伟这才发现,他们俩的身上还都穿着和自己一样的舞蹈服呢。“鞋也没穿吗?”小伟看到两个人都光着脚,就问。“没有,本来鞋是穿着的,但下了车后就被他们强迫着脱掉了。”小军说。

“别说这么多了,现在该怎么办呀,我们得从这出去!” 小莲有些着急了。“想跑!没那么容易!”三人正说着,男子又从外面进来了,后面跟着三个人,手了拿着几快木栅栏和好几十条绳子。“来啊,按我告诉你们的做!”男子一声令下,身后的三人立刻扑了上去,他们一人抓着一个孩子就开始捆绑起来。捆绑的方法和刚才捆小伟的方法一样。那三人比那男子还要强壮,捆起人来毫不手软,每一次把绳子勒紧到捆的孩子们嗷嗷大叫。小伟还好,刚才已经适应了一些,但小军和小莲可是第一次受这种罪。他俩又哭又闹又挣蹦,可还是被控制住了。没用了五分钟。小伟,小军和小莲都被绳子捆的死死地,一动不能动了。屋里三个舞蹈班的孩子,穿的是练功时的舞蹈服,白色连裤袜,脚上还没穿鞋,被三个彪型大汉紧紧地捆绑了起来。三人在地上象蚯蚓一样扭动着,爬行着,啼哭着。可旁边的歹徒们却开心地笑着。

“好了,下一步!”男子又下了命令。小伟心里正纳闷,都捆成这样了,还不算完吗?他的疑惑马上就被解开了。三个男的一人抱住一个孩子,把他们一字排开,相互之间有一个身子的交错,小伟在中间,他前面是小军。小伟的头正对着小军的肚子,而自己的肚子又对着下面小莲的头,小军的脚有正好踩到了小莲的头。

摆好了这样的造型后,第二次捆绑开始了。其中一个把小伟和小军按在了一起,并用绳子把两个人固定住。方法就是用绳子把小伟的脖子和小军的大腿捆在一起。先用绳子勒住小伟的后脖子,在绕过小军的两只大腿然后打结,这样小伟的头就和小军的大腿捆在了一起。小伟的头被强行按到的小军身上。“啊,你们怎么......怎么......”小伟好象要说什么,可脸已经贴到了小军的身上,确切的说,是小军的小弟弟上!歹徒们是想把把小伟的脸按到了小军的小弟弟上然后再把小伟的头和小军的身子固定起来!这下小伟和小军可都羞死了,小伟拼命想把头从绳圈中抽出去,小军则拼命想把小伟掎开。可歹徒早就又在小伟的脖子和小军的小细大腿上又绕了4,5圈绳子。然后他们又开始在中间加固。可这样,小伟的喉咙就要被卡住了!歹徒在中间绕了第一道绳子,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绳子一点点了拉紧,直到绳子已经牢牢地卡住了小伟的脖子,却又不至于把他勒的喘不过气来,他们就停止拉动,并在此处打结。就这样,歹徒右在小伟的脖子小军的身和身体之间绕了三道绳索,都打上死结,然后,又在小军的大腿之间绕了3道绳子,并打死结加固,这样三重加固,小伟的头就紧紧地贴在小军的小鸡鸡上了。小伟的头还是可以转动的,但每一次转动,都会给自己的脸和小军的小鸡鸡之间带来摸擦,小伟真是又想动又不想动,进退两难。

固定好了这里之后,歹徒们又把小军的脚丫和小伟的腰捆了起来。也是先绕外圈,再在中间加固。如此,小伟和小军就被固定在了一起,谁想动一动都会给两人带来不适。可现在还剩下一个小莲,小莲该怎么办呢?小莲看了刚才捆绑小军和小伟的过程,一个人趴在地上,吓的动也不敢动一下,他双手反剪在背后被绑着,紧绻着身子,两腿被捆在一起略微弯曲,手指也被直直地捆绑着,抬着头,傻傻地看着一个向她走来的歹徒。歹徒领起她,把她扔到小伟和小军的身前。这时,小伟和小莲同时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事实证明他们的预感没有错。歹徒们把小莲的脸也按到了小伟的小弟弟上!很快她的脖子就和小伟的大腿也被绑定在一起了,喉咙和小伟的大腿之间紧贴着3道被打了死结的绳索。然后,自己的腰部也被和小伟的脚绑在了一起。以上的每次捆绑,都相当的认真,每个绳结,每次勒紧,歹徒们都非常的用力,以至于捆绑完毕之后,他们都浑身大汗淋漓,可想而知孩子受的罪是多么的痛苦吧!

小莲的脸被强制贴在了他的男同学小伟的小弟弟上,感到了脸上有什么东西软软的突了出来,不时地蠕动着。她知道这是什么,她想喊出来,但她能喊什么呢,她又怎么喊的出口呢?小莲不知所措,竟然哭了起来。泪水很快浸湿了小伟的舞蹈服,连裤袜,和他的三角裤衩。小伟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凉凉的,顿时也慌了。“贴在自己那儿的可是个女同学,这…这可羞死人了!”小伟想着,可自己眼前不也有个小弟弟吗。他感觉到小军的小鸡鸡在不停地蠕动,可能是小军挣扎的缘故吧,他转了一下头,小军的小弟弟正好也动了一下,小伟的嘴竟碰到了小军的小弟弟。虽然隔着三层衣物,但小伟还是觉得很恶心。赶忙把头转开了。这时,小伟突然感觉到刚才的感觉又回来了,他觉得下体开始舒服起来,可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更难受了。因为他知道,那是小莲在拼命扭动自己的头,想要里自己的小鸡鸡远一点。可绳索绑的太紧,无论怎么动都是没用的。小莲的头还贴在小伟的小弟弟上,可数回的摸擦已经让小伟起了反应。小伟不停地喘息着“恩…啊…恩…”而且有着强烈的想动一动的感觉。小伟想扭动自己的大腿,但绳子在两腿中间绑着,动也只能动1公分左右,但这一举动又让自己的小弟弟在小莲的脸上摸擦了一次。这样就开始了一个恶性循环:小伟越难受,就越想动,而带来的就是更剧烈的摸擦,小莲的也会扭的更厉害,也就会有更多的泪水渗到小伟的内裤里,小伟就会更加想动了,如此循环下去…

描述一下现在的状况:小伟,小军,小莲的手都是在背后反绑着的,摆成了U字形状,从手指到手腕再到手肘的整个小臂都被捆在一起,而大臂又和上身捆绑在一起,而且是两只胳膊分别和身体捆绑,在中间加固,再在外圈再捆绑一次的非常牢固的捆绑方法。这样,三个孩子的上半身是完全不能动弹的。再看下把身。脚腕被横4圈竖3圈地牢牢地捆住,为了让膝盖不能动,其上方的大腿也被绳索捆了起来,并也在中间做了加固。然后再从脚踝一直到大腿跟部做了仔细的缠绕。这样全身上下能动的地方就已经很少了。然后三个孩子有被交错着捆绑在一起,最上面的是小军,小伟的头贴着小军的小鸡鸡,脖子和小军的大腿捆在了一起,中间是紧贴喉咙的三道绳索,这样,头部就被固定在了小军小鸡鸡的位置上。小军的被捆绑的双脚向下伸到小伟的腰部,就和小伟的腰捆在了一起,中间的加了绳索,打结。小军光着的脚丫踩着小莲的头。而小莲的脖子是和小伟的大腿捆在一起的,这个女生的脸,不偏不歪,也正好贴在小伟的小鸡鸡上。而小伟伸到小莲腰部的因捆绑而并拢的脚,也和小莲的腰捆了一起。

几十条绳索纷繁交错,捆绑在三个身穿洁白舞蹈服,腿上套白色微透明连裤丝袜,光着小脚丫的9岁左右的孩子们身上,所有能打结的地方打的都是死结。小伟的脸贴着小军的私处,而他自己的私处又被一个女生紧紧挨着。孩子们被变态地捆绑方法捆绑的一动不能动,体会着被绳虐的滋味。

歹徒们接着又把带来的木栅栏拼成了一个长方形的笼子,把孩子们抱起来,放了进去。然后用钉子把笼子加改定死。这样,孩子们就被关在笼子里了。笼子的宽度正好容的下被交错捆绑的孩子们。他们的后背都紧挨着木条,再加上周身的捆绑,真的是一动不能动了。歹徒们这才放心地离开,把门锁上,把孩子们留在了屋里。

“怎么会这样......现在咱们怎么办?”小军看歹徒们都走了,这才敢开口说话。“小伟,我的手…被捆的疼死了......”“我也一样,我都被捆了好长时间了。可是,他们好象不会伤害咱们似的。”小伟回答,“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只是被他们捆来捆去,我觉得他们并不会把咱们怎么样的。”“都这样了,还不算怎么样啊!哎!你别老乱动,你把我那儿弄的难受着呢!”小军的小弟弟被小伟的脸压的难受。这呀怨不得小伟,他的后脑勺都帖在笼子边上了,要想减轻头部的痛苦,只有往柔软的脸前靠,可那里就是小军的小弟弟。

“我那儿也难受着呢!”小伟刚说出口,马上意识到说错话了。“对…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可我也没办法啊…呜呜……”小莲被小伟这么一说,本来就羞愧难当,现在更觉得难受了。一个女生的脸,硬是被按在了男同学的小鸡鸡上,虽然隔着一些衣服,但也是够没羞的了。现在小莲又开始哭了起来,大滴大滴的眼泪又渗进了小伟的裤裆里,荫湿了一大片。“你,你别哭啊,你再哭,我......”小伟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咱们想想办法出去啊!”“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咱们都被捆成这样了。”

“来,咱们试试一块使劲,能不能把笼子弄坏!我说1.2.3咱们就开始”小伟鼓励大家道。“1,2,3--!”小伟一声令下,三个孩子开始一起使劲翻滚起来。笼子果然动了,在地上凋了个方向,不过并没有被弄坏。可这样三个人就换了个姿势,小军和小莲是仰面朝天,而小伟则是俯卧的姿势。这样小伟身体的整个重量都压在了小军和小莲的身上,这样,他的脸也就和小军的小鸡鸡贴的更紧了。小伟自己的小鸡鸡也完全压在了小莲的脸上,而大腿由于被捆绑着丝毫无法动弹,连挪动一下都不可能了。小莲的脸正好朝上,自己的嘴正对着小伟的小鸡鸡。由于被小伟压着,想躲都躲不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而这个姿势孩子们是无法再发力让笼子重新反转的。这样,小伟的提议使大家更难受羞愧了。过了一会儿,小军突然说话了:“我有个想法,不知到对不对。”他小声嘟囔着。“有什么话就说吧。”小伟说。

“其实,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你看,歹徒们看来是不会伤害我们的,他们只想把我们捆绑起来,看我们的笑话。可这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呀,我们平时不就是爱捆捆绑绑的吗?平时咱们玩的时候,大家都不会捆人,每次捆的都不牢靠,正发愁不会捆呢!现在,有人会把咱们捆绑起来,又不会把咱们怎么样,这时候,我觉得咱们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体会一下被捆绑的这么结实,牢靠的滋味!小伟,你说是吗?我想你被这么捆绑起来,也不是完全不愿意的吧?”小军一下说了很多话,让大家又陷入了沉没。

“恩…你说的对,其实我也很喜欢被这样捆绑着。你们看,他们捆的多好,手脚都被死死地捆绑了起来,想要动一动都不可能,而且咱们还穿着舞蹈服。要是咱们捆啊,还不是一会儿就被挣脱了?一点都不带劲。”小伟也书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表示同意。

“可这种姿势…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什么了?”一直被压在小伟身下的小莲说话了,他的嘴被小伟的小鸡鸡压着,说话声音都变的不清楚了。

“其实,我和小军都没什么,就是怕你不好意思。”小伟说。

“我吗?…其实我也不是太在意。我这是第一次和男生的那里挨的这么紧。说实在的也没什么,咱们不都还是孩子嘛!”

“说的对,都是小孩,怕那么多干什么。我还觉得这样挺新鲜,挺好玩的呢!”小军说道。

“恩!你瞧,小军,你的小弟弟那么软,还老爱动,弄的我的脸痒痒的。”小伟一看大家都不怕了,也大胆起来。

“还说别人,你自己的不也一样!象个小虫子一样,动来动去的!”小莲也不怕羞了,和小伟开起了玩笑。

“看来,这样也挺好,是不是?”“那还用说!”三个孩子再也不害怕了,他们现在完全在享受着被捆绑的滋味。偶尔象征性地挣扎一下,也是为了体会手脚完全无法动弹所带来了快感。小伟用自己的连感受着小军柔软的小鸡鸡,不时地在上面磨蹭几下,就会听到小军不自觉的喘息,感到他的蠕动。而自己的小鸡鸡也经常被身下的小莲玩弄着,弄的他全身既舒服,又因被捆绑而不能动而难受,就象千百只小虫在爬。就这样,孩子们全身都被绳索紧缚,在笼子里享受着这种莫名的快感。

而他们没有想到,他们说的这些话都被门外的男人们听到了,他们暗自高兴。几个人进了屋子,告诉孩子们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我就知道你们喜欢捆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们继续下去呢?”他们问道。

孩子们一看自己的想法已经完全暴露了,也没有在隐瞒什么。小伟带头说道:“怎么继续?”“反正你们也喜欢捆绑,又捆的不好,不如这样,我给你们留个电话,什么时候想被捆了就来找我们,我们会一直奉陪。”

三个孩子互相看了看,都觉得这样很好,这样就不用担心自己不会捆,或别人说闲话了,就异口同声地答应了。孩子们和男子达成了协议,彼此都感到很满足。男子给三个孩子松了绑。孩子们这才感觉到手腕脚腕和其他被捆绑的地方钻心地疼,皮肤上也留下了红红的勒痕。他们摸了摸被捆疼的手腕,都感觉到今天真的很过瘾。 “你们身上都有勒痕,会被别人怀疑的,不如先在这呆一会儿,我们也好教你们一些捆人的方法。”男子说。

就这样,小伟,小军,小莲,三个漂亮的小孩在这天下午离奇地圆了自己的捆绑梦。那天晚上他们被男子送回了家,撒谎瞒过了家长。躺在床上,他们都做了各自的美梦,都盼望着下一次被捆绑时刻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78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读者

热度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